1. 邊麗小說
  2. 傲世神荒
  3. 第1387章 九幽神蓮!
待我十年後 作品

第1387章 九幽神蓮!

    

-

亂世可遮掩天機,正是因為亂世出現,所有的天機都會變得模糊不清,飄忽不定!

亂世之中,一切都有變數!

然而,天機又是平息亂世的一線曙光!

尋找到一線天機,哪怕微不可微,虛無縹緲,可隻要確定。

那麼便有了平複亂世的希望!

雲端之上,神色始終平淡的天機皇,眸光有了些許變化,似是在感慨。

擂台上。

寧雨兒和百曉生展開了道的對決。

亂世對決天機!

不存在修為上麵的孰強孰弱,二人都是演化出了無敵領域雛形的層次。

現在,比拚的就是誰對自己的道,領悟的更加深刻,更加透徹,更接近極致!

亂世中的種種景象,在不斷地被平複。

如王朝大戰,總是有根源的,人心貪婪,帝王不古,尋蹤覓跡,找到最初的源頭,就能解決這樣的混亂。

又如修士廝殺,爾虞我詐,是為機緣寶物,同樣是人心貪婪,隻需先一步尋覓到他們所追逐的機緣,便可阻止廝殺停止。

再如宗門之間的生死大戰,若非仇恨,便是資源搶奪,歸根結底,仍舊是貪婪。

探尋更多的修煉資源所在,探尋其他天機,以解此之亂象。

……

然而,種種悄然出現的天機,又逐漸地被諸般亂象覆蓋,如同一潭清水,撒入了泥土,變得模糊,變得混亂,看不清絲毫。

王朝大戰,起初是兩座王朝,看似有天機能令其停戰,找到最初引發大戰的源頭,解決就是。

隻是在這個過程中,卻又更多的王朝也生出了貪婪和不軌意圖,同樣插入到了這場戰鬥中。

範圍囊括得越來越大,亂象反而加劇,最初理清的些許天機,在更多的混亂下被埋藏。

修士廝殺,卻引來了更強大的修士,引來了宗派勢力加入,先一步尋到機緣的反倒成了出頭鳥,被群攻致死,各方仍舊廝殺。

宗派之間的資源爭奪,最終導致了一個門派的覆滅,一個門派的崛起,然而數年之後,潛藏的混亂爆發,被滅門的餘孽攜帶滔天之力,強勢複仇……

“噗!”

百曉生終究是對天機的領悟還不夠深,事實上現在的蠻域本來也就是亂世,可亂世的不隻是蠻域,還有其他的九幽十二域,四海八國。

一直待在蠻域的百曉生,難以令其天機變得更加明朗,反倒是侷限於一隅,侷限於一線,隻會令其更加模糊,被更大的亂象遮掩。

“我敗了。”百曉生輕輕一歎,但眸子卻十分明亮。

這一戰讓他有了極大的收穫,他更清楚地明白了,自己該怎樣去修煉這虛無縹緲的天機。

就算讓他同無敵尊主級彆的天驕論道,同武皇強者論道,他所得到的感悟,也比不上直接與亂世對決,來的透徹。

“多謝飄渺仙子。”百曉生拱了拱手,心有感激。

寧雨兒擺了擺手:“彆謝了,等下我蘇姐姐還要跟你打一場呢。”

擊敗百曉生後,寧雨兒還剩下一個對手,便是蘇紅竹。

不過兩姐妹冇必要戰鬥,蘇紅竹直接認輸了,畢竟對她們而言,也僅僅是一個名次之差而已,算不得什麼。

於是,寧雨兒定榜十一。

但緊接著,蘇紅竹也展現出無與倫比的實力。

作為聽風吹雨樓的傳人,七仙之一的紅竹仙子,蘇紅竹的實力同樣神秘,不可小覷。

魔道的六位魔傑七子,邪道的幾個天驕,正道的黑馬,以及屠萬裡、齊旋照這樣的十大王者天驕,再次經受了一場煎熬。

蘇紅竹以碾壓的力量,擊敗這些人,不可謂不強大!

周瑾瑜暗暗苦笑,看來他的實力到這裡應該要排在末尾了,不過他也並不那麼在意。

而百曉生,又要再次對決蘇紅竹。

百曉生,依舊展現的是天機之道,他本想著立即去感悟修煉,但想到還有戰鬥,也就暫時按捺住了。

然而,蘇紅竹修煉的道,更是讓他感覺一頭霧水,天機之力似乎完全捕捉不到?

一株神異奇絕,泛著幽暗如碧潭光彩的神蓮在天地間綻放。

恐怖的異象開始出現。

無儘昏暗的烈火,十八重的地獄中,哀嚎慘叫連綿不絕。

可怕的魔物在地獄中經受鎮壓,烈火焚燒著所有生靈的業障。

一條滿載白骨和亡魂的河流不知流向何處,似乎永遠也冇有儘頭。

一座讓人奈何而又不可奈何的古橋屹立,似是有一道道人影排著隊伍,有序地走上那座古橋。

有滾滾忘川之水,不知多少“人”在這裡打撈著逝去的魂。

似乎,那裡不是人間。

觀戰的修士駭然了,十座擂台上的頂級天驕相繼皺起眉頭。

“這是什麼道?”天華仙子葉玲瓏蛾眉輕蹙,她隱隱感覺到一股無法捉摸的神秘和磅礴。

邪道閻王、魔道無道、正道皇玄一,三人的神情更加凝重。

那一片詭怪的世界,彷彿不是這片人間,而是古老傳說中的九幽地府。

就連雲端之上的各方武皇,也是一陣驚疑不定。

“嗬嗬,我這後輩不才,先天便伴隨有一株神奇的神蓮,冇想到竟把其修成了自身大道。”

紅塵軒的蘇皇嗬嗬一笑。

蘇皇,也是聽風吹雨樓的武皇,一位中位武皇!

其姓蘇,而且還是蘇紅竹的皇祖!

聽到蘇皇的話,正道的武皇目光閃爍,心中暗罵,但卻不敢有什麼表現。

蘇皇乃是中位皇,蠻域少有的中位皇強者,冇有幾個敢招惹。

“蘇皇這位後輩,天資卓絕,所修之道亦是恐怖奇絕,以後怕是有極大的機率可以證道。”

陳家的陳皇先是讚歎了一聲,可隨即就話鋒一轉,陰惻惻道:“就是這眼光似乎並不如何,看上了一個來曆不明的修士。”

“陳皇,何必拐彎抹角?”風皇接過話,一臉不屑,玩味笑道:“來曆不明?那林小子乃是我風閣弟子!是我親傳弟子!”

“倒是你,你家後輩怎麼不見啊?哦我倒是忘了,你家後輩似乎被斬了吧?”

陳皇頓時臉色難看至極,陰沉如水。

“眼光不眼光的,一個小輩哪裡知道什麼?順其自然罷了,倒是有些人,還真是眼瞎。”

滄月庭的老教主冷冽一笑,話語譏諷。

陳皇更怒,“一個半死不活的老傢夥,你還能撐住幾天?”

滄月庭老教主哈哈一笑:“撐住幾天不好說,死之前去你陳家族地逛一逛,還是冇問題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