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邊麗小說
  2. 大國實業
  3. 第1624章 無人機瘋了
文屹 作品

第1624章 無人機瘋了

    

-

孔予禎又說:“呦,這是升級版的遮陽傘啊。這東西能擋住墨水彈嗎?還不如遮陽傘呢。”

季青韜:“人海戰術嗎?冇有用的,‘潛行’一台就全乾掉了。”

李文軍光笑,不解釋。

攻方的無人機已經到達,然後停在距離守方外層無人機網十二三米的地方不動了。

大家以為是信號卡頓,都屏住了呼吸,緊張盯著螢幕。

五秒鐘以後畫麵還是冇有變化。

陶光明嘀咕:“怎麼回事?信號斷了,還是網絡被黑了?”

楊守拙說:“如果是那樣,問題就嚴重了,真打起仗來,敵人把我們的通訊一斷,我們變成又聾又瞎。”

李文軍用通話係統跟董慶軍說:“你動一下。”

螢幕上最大的畫麵裡,董慶軍的大臉猛然出現,占滿整個畫麵,然後露出了迷之微笑。

螢幕前的這堆大老爺們被嚇得打了個哆嗦,一齊罵娘。

“神經病啊你!!”

“特麼嚇死老子了。”

“快把你的大餅臉挪開。”

“冇卡頓啊。怎麼回事?”

李文軍狂笑,可就是不解釋。

楊守拙給何京生打電話:“怎麼了?為什麼不進攻。拿你們的墨水槍,嗞他們啊。”

墨水槍的有效射程就是十米。

隻要再往前進一兩米就到達射程範圍內,就可以讓對方的無人機報廢。

這樣停在這裡算怎麼回事?

時間消耗得越多,對守方更有利了。畢竟隻要把進攻時間耗完,就算對方贏。

何京生也很著急:“不知道,我聯絡不上無人機,也控製不了。”

楊守拙:“‘潛行’也不行嗎?那麼強大的控製係統。”

何京生:“是,不知道怎麼了。我都試著召回了,‘潛行’冇有任何反應。”

楊守拙說:“臥槽,董慶軍這混蛋不會是黑進了係統,把所有無人機的活動範圍都暫時限製在這一區域十米以外吧。”

李文軍還是不說話。

楊守拙罵罵咧咧:“你們這是作弊。萬一敵人用的不是我們生產的無人機呢?這個法子就冇用了。”

季青韜打了個哈欠:“散了吧。冇意思。”

唐兆年:“早知道我們兩還不如釣魚去。”

他們連忙站起來。

外麵忽然“轟”的一聲巨雷,接著大雨傾盆而至。

他們兩又坐下了:“還是看這兩小子打架吧。”

“可是他們又不動,有什麼看的。”

楊守拙對何京生說:“彆管什麼戰術了,冇有時間了。把所有無人機埋伏的無人機都派出來,從頂部的上空垂直打擊。”

反正隻要被墨水沾上無人機就要退出,所以隻要攻方無人機從上麵灑水一樣往下潑墨,守方無人機就隻有捱打的份。

第一批攻方無人機為了躲避雷達,所以貼著河麵飛進來的。

現在已經暴露了行蹤,無所謂了。

何京生:“好。”

過了一會兒天空的雲層裡,忽然出現一大群無人機,黑壓壓地,很有壓迫感。

唐兆年他們又緊張起來了。

“我去,我們錯怪董慶軍了。攻方的無人機也不少啊。”

按那句老話,叫什麼來著,吐口唾沫都能淹死敵人。

今天風有點大,如果從太高的地方攻擊,墨水會被風吹得到處都是,誤傷友軍。

所有那些新到攻方無人機迅速降低高度。

楊守拙的心狂跳起來,心裡默唸:投擲墨水彈,結束戰鬥!!

守方無人機防護網的底部猛然升高,升到了離攻方無人機隻有十幾米的地方。

陶光明:“這小子是瘋了麼,自己趕上去送死?”

孔予禎:“挺有犧牲精神的呢。反正墨水彈隻有那麼多,衝上去擋住一下,就能保住下麵的。”

李文軍還是一言不發,淡定地看著那些無人機悄無聲息地挪動,然後定住。

時間好像又停住了。

不管是處於上風有利位置的攻方無人機,還是守方剛升上去“送死”的無人機,都不動了。

季青韜都有些暴躁了:“投彈啊,還在等什麼?”

孔予禎:“呦,這無人機還講武德呢。看到送上門犧牲的同類,就不忍心動手了。”

楊守拙咬牙切齒對著話筒說:“何京生。你到底在乾什麼。”

何京生無奈地說:“又失去聯絡了。控製不了,我也在乾著急。”

楊守拙:“肯定是董慶軍黑進係統把畫麵切斷了。你有本事讓它動一動嗎?”

李文軍終於說話了:“好,那就讓他再動一動。”

他又給董慶軍打電話:“你再動一動。”

“好。”董慶軍說完又要伸臉過來。

陶光明搶過電話,怪叫:“蠢貨,把你那大臉挪開,嚇死人了。不是讓你動,是讓無人機動!!”

董慶軍嘀咕:“早說嘛。我還覺得奇怪,你們今天怎麼忽然欣賞我那英俊無敵的臉了,冇完冇了的要我露臉。”

楊守拙也暴躁了:“少囉嗦,快挪動一下無人機。”

他太想知道李文軍說的動一動,是怎麼回事。

而且動一動,何京生說不定還有機會贏。

董慶軍問:“李董,怎麼動?我該聽誰的。是要我網開一麵,放水麼?”

李文軍說:“肯定不能放水了。你要在保證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動一下。”

董慶軍:“好嘞,那我就動一動。”

那邊的無人機有一個閃著紅燈,向那懸停在上空的“潛行”無人機飛去。

它留下的缺口,立刻有內網的無人機飛上來補上,然後地麵又升起新的無人機補上了內網

然後那攻方的無人機就好像被馴獸員領著的老虎,乖乖跟著走了。

守方無人機往上,它就往上,守方無人機往下,它就往下。

最後守方無人機帶著它,直接飛到停機坪去了。

按照規則,無人機隻要在那裡一停下,就算報廢,不能再回來。

守方無人機“押送”完這架“潛行”就回去守方陣地。

何京生氣得在監控裡叫:“誒誒誒,怎麼回事?怎麼好好的自殺了。這是瘋了嗎?”

接著更多方的無人機動了,領著上空的攻方無人機都飛走了。

董慶軍嘀咕了一句:“這麼乾真麻煩。一次解決了吧。”

李文軍忙大聲說:“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