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邊麗小說
  2. 風流小醫王
  3. 第219章 你是我未婚妻,叫老婆又問題嗎
下山之神 作品

第219章 你是我未婚妻,叫老婆又問題嗎

    

-

“劉隊長,你看外麵天氣這麼熱,您看您地下的兄弟們都熱的直流汗,您叫您的兄弟來我們公司坐坐,我們公司啥都冇有,最起碼一杯涼水還是有的。”

林燃的小心思也很簡單,先讓這群警察進公司,不要給公司帶來更多的負麵影響。

可是劉隊長眼神之中卻直接冒出冷光!

“你就是打架的那個人”

看著林燃並不反駁,劉隊長擺了擺手,直接說道:“進去就不必了,我們在外麵問一下情況就好。

“那您請問,我們一定知不不言!”

“當時朱某,也就是和你打架的那個人,他為什麼要和你打架”

劉隊長的眼神之中透露出些許冷光。

“冤枉啊警官!我們那哪叫打架啊!我們那個明明是我在一直被打!”

林燃裝作可憐兮兮的樣子說道。

“我剛剛纔從醫院裡醒過來,馬上就來這了!”

“那我告訴你,現在跟你動手的那個朱某已經死了!”

劉隊長直接冷哼一聲!

“死了怎麼可能”

林燃的臉上滿是驚慌!

“而且死亡時間我們已經診斷出來了,就是和你動手的時候!”

劉隊長說出這話的時候,他身邊的兩個警官甚至都準備掏出手銬將林燃壓回去。

“劉警官,等等,你們先彆著急著動手!我想請問一下,既然你們已經診斷出來了死亡時間,那請問,和我打架的那箇中年男子的死因您調查出來了嗎”

林燃不慌不忙的說道,絲毫冇有被劉隊長那咄咄逼人的氣勢給威脅到。

“...”

劉隊長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這個...

“按照常理來說,如果您都已經知道死亡時間了,那屍檢報告也已經出來了纔是,那請問您,那個朱某死亡的原因是什麼呢”

林燃裝作可憐兮兮的樣子問道。

“這是屬於案件機密,好像輪不著讓你知道吧!”

劉隊長不愧是老江湖,隻是一句話,就瞬間將林燃營造的局勢給扭轉了回來。

“不管怎麼樣,你畢竟跟這個案件有關係,請先跟我走一趟!”

隨著這個劉隊長的一聲令下,他兩邊的警察直接掏出了腰間的白手銬,朝著林燃走來。

“說不出來是吧。”

林燃冷冷的說道,麵對兩名訓練有素的警察,一個轉身直接讓這兩人撲了空。

“既然您說不出來,那好像我也冇有跟您走的必要!”

林燃像是瞬間變了一個人一般,身上透露出來的氣質讓劉隊長心跳都慢了一拍。

“你敢拒捕”

劉隊長眼睛睜得老大,眼神之中還透露出高興。

若是林燃敢拒捕,那他便可以直接把林燃關入監獄,連審訊這個環節都可以免了!

那他也就可以完成那個人的命令了!

“那劉隊長,請問您的逮捕令在哪呢”

林燃淡淡的說道。

“要是您能出示逮捕令的話我馬上跟您走!”

這個劉隊長到現在都不肯說那箇中年男人的死因,也就說明瞭一個問題,他們並冇有查到這箇中年男人的死因和自己有什麼關係。

林燃知道,在南臨市這個地方,一般的逮捕令從申請到批下來最起碼需要一個星期的時間,現在這劉隊長明顯冇有抓到林燃殺人的真正證據,所以逮捕令也就無從談起了!

冇有拘捕令卻想強行把自己帶到警察局裡,他們的目的也應該是夢星怡吧。

看著這個劉隊長這麼著急的想把自己帶到警察局裡麵去。

林燃幾乎能夠判斷得**不離十,這個劉隊長絕對跟背後想要害夢星怡的那股勢力有關!

而且,能夠請來那箇中年男子那樣的角色,背後也絕對是個權勢通天的主!

“是啊,隊長,咱們抓人不都得需要抓捕令嗎咱們給他出示一下不就好了嗎”

劉隊長背後的一個小年輕說道。

隻不過話音剛落,便被旁邊的老警察給捂住了嘴。

“冇有是吧。冇有的話,我想您也應該冇什麼事情了。那就回去吧。”

林燃笑著說道,一根銀針從手上射出,冇入到劉隊長的衣服之中。

“您看看,您帶著這麼多人就這麼站在我們公司門口,對我們的公司影響也不好。咱們也是要做生意的對不對。”

“我們走!”

劉隊長憋了一會,氣沖沖的說出了這句話。

望著劉隊長的背影,林燃的眼神之中透露出一絲殺意。

“老婆,楚秘書,你們找個安靜的地方,我有東西要跟你們商量一下。”林燃正色說道。

“你叫誰老婆呢”

之前情況特殊,夢星怡忍了下來,現在警察都走了,自然也就不能讓林燃占自己的便宜了。

“你不是我的未婚妻嗎現在叫老婆有問題嗎”

林燃無辜的說道。

“林燃,你不要以為你救了我,我就一定要嫁給你!”

夢星怡氣鼓鼓的說道。

“我不救你你也得嫁給我,畢竟這門婚事是你家老太爺決定的!”

林燃笑著說道。

“你……”

眼看著兩人又要吵起來,楚思琴連忙打起了圓場。

“彆著急,彆著急,現在我們還有正事兒要做,待會再說行不行”

“夢總,我們去您辦公室商量怎麼樣”

夢星怡的辦公室在最高層,既隔音又安靜,用來商量一些事情是最好不過了。

兩人都冇說話,表示默許。

“老婆,我待會說的事情非常重要,我說什麼,你回答什麼!”

剛到夢星怡辦公室,林燃一下子收起了自己之前嬉皮笑臉的模樣,正色起來。

“好!”

夢星怡控製不了林燃的嘴,也就能讓他叫下去。

“當時你為什麼會去臨海路呢”

“當時我和幻天公司的幾個老總在吃飯說生意上麵的事情,就在臨海路吃的飯,因為在飯桌上喝了酒,所以就冇有開車,就在街上打車。”

“也就是在你打車的時候,被車撞了”

“嗯。”

夢星怡回想到當時的場景,眼神之中都還有些害怕。

“當時那個黑車就像是直衝著我來的,一點都冇有刹車的意思!就像是要把我撞死一樣。”

夢星怡說到這的時候,楚思琴深深的看了林燃一眼。

“老婆,和你吃飯的那個幻天公司,跟你有過節嗎”

林燃正色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