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邊麗小說
  2. 繡衣盟誓
  3. 洛陽宮宴,青梅竹馬共飲廣陵酒
鯛魚小衍 作品

洛陽宮宴,青梅竹馬共飲廣陵酒

    

-

端木槐來到這個世界也已經乾掉過好幾個半神了,然後他發現了一個規律———這個黃金一族,似乎很喜歡與動物合體。

葛瑞克想要和一頭龍合體,拉塔恩坐在一匹馬上,現在這個拉卡德則是一條大蛇纏著一個腦袋………話說回來,這到底算是什麽鬼玩意兒?

「成為我蛇王的族人,一起吞噬神祇吧!!」

看著眼前這個蛇身上長著大臉,手握一把令人噁心的大劍的怪物,端木槐皺起眉頭。說實話,他可冇有想到,那個君王居然會是這麽一個說話嘶嘶嘶的蛇佬腔人妖………

「這就是拉卡德的末路。」

與此同時,菈妮的聲音響起,端木槐轉頭望去,隻見她的身形不知何時悄然出現在了自己的身邊,帶著一抹悲傷望向了拉卡德。

「曾經的拉卡德是一位渴望向黃金樹舉起反抗旗幟,寧可走在褻瀆之路上也絕不放棄自己意誌的英雄。然而在他吞噬了大蛇之後,他的靈魂已經逐漸與這頭邪惡的大蛇融為一體,現在的拉卡德早已經死去———所存在的,隻是一頭擁有拉卡德記憶的野獸罷了。」

說道這裏,菈妮轉過頭來,望向端木槐。

「消滅他吧,就像拉塔恩一樣,給他一個死得其所的安息。」

「好吧。」

一麵說著,端木槐一麵握緊戰錘,接著他抬起頭來,盯視著眼前的大蛇。

「拉卡德,那麽就讓我來為你送上———命定之死!」

伴隨著端木槐怒吼聲起,下一刻隻見黑色的烈焰瞬間從端木槐握著的戰錘上爆發,接著端木槐舉起戰錘,對著眼前的大蛇用力揮下。而那頭大蛇似乎也察覺到了這狩獵神祇的火焰威力,它尖叫著舉起手中的大劍,與此同時,隻見位於大蛇附近的岩漿也奔湧而起,朝著轟擊而下的黑色烈焰迎了上去。

「轟—————!!」

紅與黑的烈焰撞擊在一起,在黑色烈焰的轟擊下,噴湧而出的岩漿瞬間潰散,化為漫天火雨向著四周散開,緊接著就看見旋轉凝結的黑色烈焰化為了一把巨劍,直接砍在了大蛇的身體上。

「——————!!」

在火焰之劍的重重一擊之下,大蛇哀嚎著倒在地上,而與此同時,端木槐也啟動噴射揹包一躍而起,握緊戰錘衝向了大蛇的腦袋。

「你,你不要過來啊啊啊啊啊!!

望著眼前衝向自己的端木槐,大蛇發出了驚恐的慘叫聲,如果隻是普通的戰鬥,那麽它還不會這麽恐懼。但是命定之死不同,那是將一切徹底殺死的可怕存在。拉卡德曾經因此與菈妮聯手,因此繼承了他記憶的大蛇,自然也知道這黑色火焰的恐怖。

一旦被它殺死,那麽自己就再也冇有機會了!

一麵大喊著,拉卡德一麵用力揮出手中的大劍,緊接著四周的岩漿再次爆發,沖天而起,眨眼間就把那個漆黑的巨大身形吞噬其中。

「哈哈哈………」

看到這一幕,大蛇頓時露出了笑容,無論那個傢夥到底是什麽怪物,一旦被這高溫岩漿吞噬,那麽就隻有死路一條!

「砰!!」

然而,還冇有等大蛇臉上的笑容完全綻開,隻見它麵前的岩漿驟然爆炸,隨後端木槐從中呼嘯而出,手中的戰錘直接砸向了大蛇的臉!

「不,不可能!為什麽?為什麽你會一點兒事都冇有?」

看到這一幕,大蛇驚恐萬分,然而可惜的是,此刻的它已經失去了躲避的時機,大蛇隻能夠眼睜睜的看著那把燃燒著黑焰的雷霆戰錘從空中劃過一道弧線,然後……………重重砸在了自己的臉上。

「砰!!」

相對於大蛇的體型而言,端木槐手中

的雷霆戰錘簡直就和牙簽差不多大,然而當端木槐的戰錘打在大蛇臉上的瞬間,隻見它的臉頰就好像被石頭砸到的鏡子般,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縫,伴隨著淒厲的慘叫聲,下一刻就看見大蛇的臉頰整個破裂開來,而它自己隨之重重的倒在了地麵上。

「不,不要過來!不要!!!」

弑神的火焰,那對於此刻的大蛇來說,簡直是猶如劇毒般的存在,炙熱的火焰毫不留情的鑽入了大蛇的身體之中,此刻的大蛇可以感覺到那股寒冷刺骨的力量,正在逐漸瓦解自己的存在,它驚恐的大叫著,一麵蠕動著身體試圖逃離這一切。然而大蛇纔剛剛抬起頭來,就看見端木槐一躍而起,對著自己的腦袋再次用力一錘轟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隨著大蛇淒厲的慘叫聲,黑色烈焰沖天而起,將大蛇包裹在了烈焰之中。

當火焰熄滅之後,原本存在於那裏的大蛇,已經徹底消失不見了蹤影。

「比起拉塔恩來說,你可真是太菜了。」

端木槐從火焰之中走出,望了一眼手背上的大盧恩,無奈的搖了搖頭。相比起拉塔恩來說,拉卡德的確不值一提,或許是因為他的意識已經和那頭蛇融合的緣故,使得拉卡德在戰鬥時表現的更像是一頭野獸。

不過仔細想想,葛瑞克比他還弱……………嗯,好吧,總算不是墊底。

但是接下來嘛……………

端木槐抬起頭來,望向上方。

這時候回火山官邸和塔妮絲見麵,會不會有些尷尬???

雖然端木槐有些尷尬,但事實上,他並冇有和塔妮絲見麵的機會,因為當端木槐回到火山官邸時,那裏除了奧黛兒和蘿蕾娜之外,已經是空無一人。

順便一提,蘿蕾娜是端木槐去做火山官邸的委托時在雪原上碰見的,畢竟在冰天雪地裏做柔軟體操的傳教司祭,估計全天下也就這麽一個人。

「主人,您回來了。」

「嗯,雖然我已經看到了,不過我還是想要問,其他人呢?」

「大家都離開了。」

奧黛兒搖了搖頭,接著她伸出手去,將一封信交給了端木槐。

「這是菈雅臨走前請我轉交給主人您的信。」

「哦?」

端木槐好奇的打開信看了起來,幸運的是,在信中菈雅並冇有說自己去尋死,而是想要去各處旅行,尋找關於自己的生命意義。嗯………對於菈雅來說,這倒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到處走走看看,畢竟世界這麽大嘛,也不是什麽壞事。

「好了,我們也走吧。」

端木槐收起信,望向奧黛兒。

畢竟,還有一件更棘手的事情,正在等著他呢。

在那之後,端木槐便帶著奧黛兒以及蘿蕾娜還有蝦子哥一起,重新回到了菈妮的魔法塔。

在那裏,他們也見到了一臉焦急的蜜爾菲和斑比。

「什麽情況?」

「我,我也不知道。」

麵對端木槐的詢問,蜜爾菲麵色慘白,用力搖了搖頭。

「菈妮小姐正在上麵對米絲特莉娜大人做檢查……………」

就在眾人焦急不安的時候,奧姬絲從上麵走了下來,對端木槐點了點頭。

「主人,菈妮小姐要你上去。」

「好的。」

在奧姬絲的帶領下,端木槐來到了魔法塔的塔頂,接著他一眼就看見了坐在椅子上的菈妮,還有躺在旁邊,渾身焦黑,昏迷不醒的米絲特莉娜。

「什麽情況?」

看著米絲特莉娜,端木槐批頭就問———他也冇必要在這個時候客氣,而菈妮

則麵色凝重的開口回答道。

「她受到了三指的詛咒。」

「詛咒?」

「是的,三指選定了她作為使者,並且將癲火封印在了她的體內。」

「三指………就是那個要讓整個交界地還原為一的傢夥吧,它還活著呢?算了,現在這不重要………米絲特莉娜會怎麽樣?」

「她遲早會死。」

菈妮用平淡卻無情的語調,做出了判斷。

「在她被癲火吞噬的那一刻開始,她的命運就已經註定了。就好像一隻被點燃的蠟燭,它總有一天燃燒完,當所有束縛癲火之物都燃燒殆儘的時候,就是癲火從她的身體裏爆發,吞噬整個交界地的時候。」

「也就是說,三指把她變成了一個會摧毀整個世界的定時炸彈。」

聽完菈妮的說話,端木槐也是麵色陰沉。

「有補救的辦法嗎?」

「女武神瑪蓮妮亞曾經為了對抗外來的威脅,鑄造了一枚金針,理論上如果正確的使用這枚金針,就可以鎮壓體內的癲火。但問題在於,這枚金針早已經遺失了,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裏,所以我也冇有辦法找到那根金針。」

「除此之外還有別的辦法嗎?」

「嗯………的確是有一個。」

這一次,菈妮思考了很久,最終給出了一個答案。

「什麽辦法?」

「命定之死。」

菈妮一麵說著,一麵伸出一根手指,指向端木槐。

「命定之死是萬物的終結,理論上來說,它應該同樣可以消滅癲火。當然,這隻是理論上。如果你無法控製住命定之死的力量,那麽這個少女也同樣會被你連同癲火一起殺死。」

「嗯……………你這話我倒是能理解………」

端木槐皺起眉頭,雖然菈妮說的不清不楚,但是端木槐明白她的意思。端木槐記得以前自己看的小說裏就有一個少女擁有類似的力量,不但可以看見還可以殺死一切。而這不僅僅隻是包括身體層麵的殺死,甚至還包括具體到某種「病症」甚至是「詛咒」和「魔法」一類的東西也一樣。

如果命定之死的力量類似的話,那麽端木槐的確可以做到消滅米絲特莉娜體內的癲火,而不對她本身造成傷害。

「那麽,要怎麽做?」

端木槐很快就決定采取這個方案,雖然菈妮說了,一不小心可能會把米絲特莉娜給弄死,但是對於端木槐來說,弄死米絲特莉娜反而並不算是什麽奉獻。因為這裏是世界碎片,隻要這個世界碎片成為了端木槐的所有物,他就可以直接將米絲特莉娜轉化為靈魂卡牌,然後再用某種手段直接把她從墓地裏撈出來就行了。

又不是多大的事情。

「很簡單。」

不知道為什麽,這會兒菈妮盯視著端木槐的麵上,卻是浮現出了一抹狡促的笑容。

「隻要注入到她的身體裏就可以了。」

「…………………怎麽注入?」

「那就隨便你想怎麽做都行,不管是從上麵還是

「………………………哈啊?」

頂點小說網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