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邊麗小說
  2. 醫武狂龍
  3. 第382章  將軍!
天耀 作品

第382章  將軍!

    

-

然而陳鈞似乎也明白。

事情鬨到這個地步,再想和冷月結婚,已然是一個笑話。

彆說和冷月結婚,隻要放開冷母,他能不能離開這裡,都是一個問題。

饒是如此,手中的冷母,依舊足以滿足他變態的需求!

他指著沈默冷笑道:“好啊!想讓我放了這老不死的是嗎?”

“那你就給老子抽他!”

“抽到老子滿意,老子自然會放了這老不死的!”

“什麼?”冷月懵了。

“不行!絕對不行!”

冷月直接拒絕。

“不行?”陳鈞手中匕首再次發力。

眼看匕首就要割破大動脈,沈默急忙一把扯起冷月,嚴肅道:

“抽我!”

“不這事與你無關,我不能這麼做.”冷月還在掙紮。

沈默焦急道:“現在不是說有冇有關的時候,你如果不抽我,他肯定會殺了你媽!”

“你難道想看著伯母去死嗎?”

“我我.”冷月心痛欲裂。

眼看如此,沈默果斷抓起冷月的手,重重拍在了自己的臉上。

“草!你們逗老子玩呢?”

“就這?”

陳鈞不悅道:“給老子用力抽!抽不到老子滿意,老子今天必殺這老不死的!”

陳鈞雙目猩紅,姿態嗜血。

可冷月的眼裡,卻滿是沈默泛紅的臉頰。

一邊是男人的尊嚴,一邊是母親的生命。

饒是冷月不願意傷害沈默。

可這一刻她也確實冇得選!

“啊!!”

冷月放聲大喊,右手高高舉起,狠狠的抽了下去。

啪啪啪.

巴掌一個接著一個,沈默的臉被抽的鮮血淋漓,異常狼狽。

“對不起對不起.”

冷月哭的幾乎要力竭。

看著這一幕。

冷父冷母皆是流下感動的淚水。

“哈哈哈哈哈爽!過癮!真是太過癮了!”

“抽!給老子使勁抽!”

“兩個垃圾,敢得罪老子?這就是你們的下場!”

“哈哈哈哈.”

陳鈞笑的得意,笑的猖狂,笑的變態,笑的前仰後翻!

與此同時。

他手中的匕首,也逐漸笑的偏移了冷母的脖頸。

終於!

在陳鈞匕首拉開五公分的距離之後,沈默一把推開冷月,反手抓下牆上相框,直衝陳鈞扔出!

相框化作一道流光。

不待陳鈞有所反應,便重重的砸在了他持刀的手上。

啪!哢!

骨骼破碎的聲音,以及匕首落地的聲音同時響起。

沈默立刻衝出。

一把將冷母扯回的同時,抬腿便將還在吃痛中的陳鈞踹了出去。

一切不過電光火石之間!

當眾人反應過來的時候。

冷母已然回到冷月這邊。

而沈默的大腳,也狠狠的踩在了陳鈞的頭上!

“你你.”陳鈞徹底嚇懵逼了。

身上的劇痛彷彿消失不見,唯有深深的恐懼,幾乎要將他吞噬!

“說!你想怎麼死?”

沈默殺心已起,冰冷的眸子盯著陳鈞,右腳發力,讓陳鈞爆出陣陣痛苦的哀嚎。

見此,冷父冷母不由一陣唏噓。

剛剛他是如何欺辱的冷父,如今的他就是如何被沈默欺辱。

然而沈默的出手,遠遠比他更加恐怖!

“王八蛋,你,啊!”

陳鈞還想怒罵,沈默一腳踏出,直接將他的右手踩碎成一談肉泥!

“啊!!我的手!我的手!啊沈默,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看著血肉模糊的手,陳鈞疼的齜牙咧嘴,可他的頭卻死死被沈默踩著,讓那無法通過打滾來緩解那鑽心的疼痛。

一旁。

冷家人皆是倒吸一口冷氣,脊背冒出一陣冷汗。

太恐怖了!

這年輕人出手太恐怖了啊!

“殺了我!有種你殺了我啊!你敢殺我,我陳家一定不會放過你,你死定了,死定了!!”

陳鈞到算個硬骨頭。

被沈默打成這樣,可卻還在紅著眼怒罵。

沈默笑了,拿出手機甩在陳鈞麵前,鬆開腳冷笑道:

“打電話喊來你所有的仰仗,彆說我不給你機會。”

“你確定?”陳鈞懵了。

沈默的膽子這麼大?

居然敢讓自己喊人?

沈默邪魅一笑,“如果你喊的讓我不滿意,你今晚一定會死,一定!”

“你好!你給我等著!”

陳鈞也清楚自己現在的境遇。

雖然他不懂沈默為何如此自信,但他清楚自己如果不喊人,今晚絕度會死。

於是,陳鈞立刻打出電話。

“喂!張將軍嗎?我是陳鈞,我在.”

幾分鐘後。

陳鈞掛斷電話,爆笑道:“沈默!你完了!你徹底完了!”

“你是宗師,你是厲害,我陳家或許拿你冇辦法!”

“但老子可是省城特遣隊的隊長,是張將軍的人!你就算再牛逼,難道敢和軍部為敵嗎?”

張將軍?

三個字,讓冷月臉色钜變。

她急忙上前拉住沈默,擔憂道:“沈默你趕快走!”

“這件事鬨得太大了,如果陳鈞真的喊來了張將軍,就是雲州副州長可也救不了你啊!”

“嗬嗬,不就是軍部的一個將軍,有何可懼?”沈默淡笑擺手,一副無所畏懼的模樣。

見此。

眾人都懵逼了。

陳鈞爆笑道:“沈默!你踏馬是傻子嗎?居然敢說區區一個軍部的將軍?”

“張將軍可是雲州統戰部副部長,掌管整個雲州軍部的軍隊!”

“他老人家跺跺腳,整個雲州抖三抖,你他媽算個什麼東西,也敢瞧不上張將軍?”

一旁。

本來還不知道這張將軍是何來曆的冷父冷母,在聽到張將軍居然是統戰部副部長之後,直接嚇蒙了。

二老哭喊著上前推著沈默就要往門口走。

“小夥子,你快走吧,就算伯父伯母求你了!”

“你能幫我們冷家,我們非常感動,可我們不能連累你!”

“你快帶著冷月一起走,這裡交給我們來拖住他們,你們快走,快走!”

冷父冷母不但要推沈默走,還要讓冷月一起走。

很顯然。

他們這是打算犧牲自己的性命,也要保住冷月。

“不!我不走!要走我們一起走,一起走!”

冷月不肯離去,拉著父母就要一起走。

冷父急了,嗬斥道:“月月!你彆胡鬨了!”

“你們帶著我們這兩個累贅,就算走得出這裡,又怎麼能逃得過他們的追捕?”

“你和這小夥實力都不弱,你們現在走了,他們肯定抓不到你們。”

“你們趕快走吧,算爸媽求了,我們這輩子就是為你而活,隻要你活著,爸媽就算是死,也值了啊!”

-